我花200万送继女留学澳洲,如今她把妈妈接走,我却无人问津

对于一个59岁的老人来说,其实没什么盼头,尤其是像我这样的孤家寡人。年轻时性格孤僻,和谈了四年的对象分手后,转身娶了离婚带着一个女儿的女同事,说实话,我们两个是相爱的,在她没离婚前就对彼此有着特殊的情感,只不过她在婚姻内,我不便表达自己的爱意。

我花200万送继女留学澳洲,如今她把妈妈接走,我却无人问津(组图) - 1

缘分就是这样,让本该在一起的人最终团圆。

我妻子叫张蓉蓉,继女叫廖米佳,那个时候我对廖米佳如同亲生女儿,但妻子并不愿意再生一个孩子,婚前就说得很清楚,说她只想把廖米佳抚养成人,和我安安分分地度过这一生。可能是出于对张蓉蓉的爱,我答应了下来。

在很多二婚家庭中,想要一辈子幸福下去并不容易,感情的维系除了爱情,还有孩子。

时常在想,要是张蓉蓉答应给我生个孩子,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我都会很开心,但她很坚决,自始至终都没有改变自己的想法。

随着年龄增长,现实条件已经不允许再要孩子,再者廖米佳也是一个懂事的孩子,平时一口一个“爸爸”,让我产生了错觉,这孩子就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廖米佳学习成绩很优秀,人也长得漂亮,我觉得这孩子以后肯定有出息。

我花200万送继女留学澳洲,如今她把妈妈接走,我却无人问津(组图) - 2

当时我家的条件不错,再加上常年做生意,给了廖米佳最优越的成长环境,廖米佳也在读高中一年级的时候提出以后要留学,她的英语说得很流利,时常让我羡慕,要是走出国门,能够和世界上所有的交流,那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2009年我过生日那天,是廖米佳高考的日子,端着蛋糕等在考场外面,似乎比上考场都紧张,很多家长看我这个样子,说什么的都有,有人羡慕廖米佳有一个好爸爸,也有人说我这个是在作秀,可对一个父亲来说,这是悲喜交加的日子,毕竟女儿高考,巴不得考出好成绩。

好在成绩出来后,廖米佳考得很不错,除了清华北大等四五所名校,其他的学校随便可以上。

当然廖米佳去留学的愿望没有改变过,最终一家人商量了七八天时间,决定让廖米佳去澳大利亚留学,那边还有廖米佳舅舅的一个朋友,去了之后可以给予照顾。

廖米佳走后,我和妻子在家也是显得很尴尬,平时话语也少了,当然平时我在外忙,基本上妻子一个人独居。总感觉孩子上大学后,张蓉蓉对我的态度也发生了转变,可又说不上是哪方面的转变。

我花200万送继女留学澳洲,如今她把妈妈接走,我却无人问津(组图) - 3

留学并不容易,在六年时间里,廖米佳花了200万,这几乎掏空了我所有的家底,可我是心甘情愿的,毕竟是自己的女儿,怎么可能不舍得这点钱,有些家庭还变卖房子供子女读书,我还不至于到这个地步。

廖米佳硕士毕业后回来了一次,但和之前完全不是一个样子,对我的态度很冰冷,处处给人一种很客气的感觉,完全没有了父女之间的情分,似乎我只是个外人,对她妈妈倒是各种亲昵,让人看了心里极不舒服。

在家住了一个多月,平时忙着和同学朋友聚餐,走的时候也不要我送她去机场,两个月后,廖米佳给她妈妈打了个电话,说交往了一个澳洲男朋友,他们打算要结婚了。

原本我是想去澳大利亚参加廖米佳的婚礼,可她并没有邀请,只是让她妈妈过去,第一次出国的梦想戛然而止,她妈妈一个人去的澳大利亚,回来后和我就分房了。

我花200万送继女留学澳洲,如今她把妈妈接走,我却无人问津(组图) - 4

那个时候我才明白,辛苦几十年,终归在张蓉蓉心里是个打工人,她嫁给我不是爱情,而是希望我能帮她把女儿抚养大,再者那个时候我家的条件不错,这可能也是为什么嫁给我吧。

廖米佳原本在2020年的时候就要把她妈妈接走,但因为情况特殊,一直到今年下半年,廖米佳专门回来了一趟,办了些出国的手续,然后就带着她妈妈走了。

走的时候客气地说:“爸爸,等我们那边安顿好了就来接你。”

这句话听着舒心,可我知道,这一走就是永别,估计这辈子都别想再见一面。我说这话也是有根据的,走了快五个月了,张蓉蓉一个电话都没有给我打过,我主动打电话,提出离婚,张蓉蓉狮子大开口,要一半的财产,我说这些年供张蓉蓉花光了积蓄,除了两套房子,什么都没有了。

但张蓉蓉不同意。

心中苦闷,找好朋友聊天,他给我的解答是:“你无儿无女,到时候房产还不都是廖米佳的,张蓉蓉的算盘打得可比你细腻多了。”

我花200万送继女留学澳洲,如今她把妈妈接走,我却无人问津(组图) - 5

这么一说,我才知道这个女人是多么的可怕,处心积虑几十年,为的就是让我把她的女儿养大,然后霸占我所有的财产。

好在我有外甥,婚前也有父母留给我的一套房子,把房子卖了给了外省,再把我和张蓉蓉共同拥有的房子卖了,一半钱留给张蓉蓉,另一半则是给了我的外甥,这样她也就说不了什么,因为找律师询问过,可以这么做。

时光过得飞快,转眼间就是花甲老人,而我也知道自己的最终归宿,自己的继女都不管,更别指望外甥,他还有自己的父母,哪有那么多好心,只不过我不想把自己的财产给忘恩负义的继女。

如今我无人问津,只能说是自己一开始就是自取其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