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岁中国留学生自曝在墨尔本打工遭剥削,“他们想占我便宜”(组图)

《时代报》6月21日报道称,代表国际学生的倡导者和法律专家表示,澳洲雇主仍然经常剥削海外工人。

一个智囊团也要求为公平工作调查专员署(Fair Work Ombudsman,以下简称FWO)提供更多资金,以妥善监管欠薪行为。

16.PNG,0

在墨尔本工作的国际学生表示,他们的时薪仅为10澳元,因为一些企业利用了他们需要工作超过法律允许的时间的这一点,或者利用他们对工作权利的不了解。

留学生的工时上限在疫情期间被暂时取消,但将于7月重新引入,国际学生每两周最多只能工作48个小时。

WestJustice Legal Centre的律师Jennifer Jones表示,欠薪是她的组织看到的头号问题,其次是虚假合同安排。被要求以合同工身份工作的国际学生实际上是在做着永久职员的工作,这样的安排导致他们没有获得与永久员工相同的工作权利。

当19岁来自中国的留学生Joe(化名)在2020年开始在墨尔本东部的一家中餐厅工作时,他怀疑自己被支付过低的工资。

他说,当他在那里工作时,他的时薪从约19.84澳元降至约18澳元。而澳洲成人目前的最低工资标准为每小时21.38澳元。

按照当时餐饮业奖的规定,一名19岁的临时餐饮服务员在工作日的最低工资为每小时21.31澳元,并在他任职期间上涨至21.68澳元。

考虑到他的工作时间和缺乏福利,Joe声称他应在2020年12月至2021年4月之间获得临时雇员工资,外加加班费(penalties and overtime)。

他说:“他们这样做让我感觉不舒服,他们有点占我的便宜。”

17.PNG,0

Joe(图片来源:《时代报》)

Joe从未从这家餐厅收到过工资单,因法律原因《时代报》也未能透露餐厅的名字,但他保留了轮班记录。

墨尔本大学学生会(University of Melbourne Student Union)的法律服务帮助现年21岁的Joe收回了1500澳元的未付工资和养老金。

虽然餐厅的管理层否认了欠薪和未能提供工资单的指控,并声称他们按照“FWO的薪酬指南和奖励设定的费率”支付员工,但Joe的律师和餐厅之间的电子邮件表明他们同意支付。

Fair Work Ombudsman确认他们已对该餐厅展开调查,但由于调查尚在进行中,不会作进一步的评论。

墨尔本大学学生会法律服务的律师Isabelle Butler表示,Joe的经历是许多在餐馆业工作的国际学生的写照,但他成功追讨回欠薪这一点并不常见。

许多工人没有足够的记录来证明索赔,前雇主也拒绝与他们协商,或者企业在索赔之前就被清算了。Butler表示:“当然,这是在假设(国际学生)知道他们的权利并对寻求帮助感到舒适的情况下。”

18.PNG,0

前留学生Dani(图片来源:《时代报》)

另一位国际学生Dani表示,在越南咖啡店工作的他时薪只有10澳元。

2016年,他从越南来到斯威本大学(Swinburne University)学习会计。由于缺乏餐饮业的工作经验,他接受了以现金支付工资的工作。他和5个室友住在Footscray的一间合租房里,租金和水电费每周170澳元。

他当时为购买食物而苦苦挣扎,精神状态也受到影响。“我知道‘现金交易’的工作是非法的,但我必须这样做,因为我没有钱。”他说,“我父母在我的两个学位上花了10万澳元。我不想成为失败者。”

他还被提供在墨尔本CBD一家越南餐厅工作的机会,时薪仅为9澳元,但其他餐厅则可支付12澳元。

最终,他在Docklands的一家印度餐厅获得了每小时15澳元的“现金交易”工作。

19.PNG,0

Dani在墨尔本居住的合租房。(图片来源:《时代报》)

在2022年,移民工人占劳动力的4%,但却参与了26%FWO针对雇主实施的执法程序。该监察机构的数据还显示,移民工人占他们收到的所有匿名报告的18%。

“由于不合规的水平持续居高不下,且雇佣了大量弱势工人,快餐、餐厅和咖啡店行业仍然是FWO关注的重点之一。”该机构的发言人说。

移民工人中心(Migrant Workers Centre)的研究发现,五分之一持有任何形式临时签证(包括学生签证)的人总是在工作场所感到不安全。

国际学生支持网络(Support Network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s)的组织者Ness Gavanzo也表示,工作上限并没有阻止持学生签证的人工作。“它只是将他们排除在获得可靠的兼职或全职工作的机会外,迫使他们从事临时和不稳定的工作。”

20.png,0

Ness Gavanzo(图片来源:澳洲广播公司)

据悉,《时代报》早在6月初就披露了一份泄露的联邦政府备忘录,揭示了国际学生正在利用澳洲签证制度中的漏洞,为了工作放弃大学课程,转而前往更便宜的私立学校。

Grattan Institute的经济政策计划主任Brendan Coates表示,雇主罕有因涉嫌剥削工人而受到处罚,罚款额度也太小。他说,2021-2022年间,FWO仅对欺诈雇工行为的雇主处以400万澳元罚款,相比之下,澳洲税务局则收取了30亿澳元的罚款。

该研究所的一份报告也呼吁实行一系列变革,包括增加6000万澳元的资金以支持FWO等。

教育部长Jason Clare表示,国际学生在工作方面享有与澳洲公民相同的权利和保护,如果他们就工作场所问题联系FWO,则不必担心签证会被取消。

Clare说:“教育机构必须向国际学生提供有关工作权利、条件以及如何解决工作场所问题的信息,包括免费向学生推荐适当的服务和计划。”

移民和新移民事务部长Andrew Giles也表示,当移民工人被少付薪资时,“所有人都会受到伤害,导致所有人的工资和工作条件下降”。

Giles很快将提交移民法修正案,以使胁迫某人违反签证条件的行为定为刑事犯罪、阻止雇主雇用持有临时签证且此前曾被剥削的移民工人、提高罚款和推出新的监管工具,并废除削弱举报剥削行为的移民法规第235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