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入极低却有钱买房?悉尼PR华男带留学女洗钱一百多万,成本不到10%

悉尼快餐店Subway华人负责人被发现大笔不明收入,调查后被指控通过破损硬币,从ATM机洗钱100多万澳币。

收入极低却有钱买房?悉尼PR华男带留学女洗钱一百多万,成本不到10%

现年36岁的华人男子胡新(Xin Hu 音译)本周四在Burwood地方法院出庭受审,当庭被拒绝保释。

此人是三个孩子的父亲,手下管着4家Subway快餐店,但负责此案的法官Elain·Truscott表示,他在这些店内的具体职位尚不明确。

他还是家中唯一的收入来源,原计划攒够钱买房,但根据庭上文件显示,他的薪资水平要比平均水平低很多。

收入极低却有钱买房?悉尼PR华男带留学女洗钱一百多万,成本不到10%

对此Truscott法官表示:“这就很奇怪了,被告有无法解释的财产。

胡的保释条例中禁止他前往机场或接触自己的护照,但他是PR身份,并且这笔巨款让他存在潜逃嫌疑,最终仍然被Truscott法官拒绝保释。

一同被指控的还有一名37岁华人女子王思佳(Sijia Wang 音译),这两人从海外进口了大量破损的1澳币和2澳币硬币,并伪装成皮带扣,今年6月被澳洲边防(ABF)收缴。

收入极低却有钱买房?悉尼PR华男带留学女洗钱一百多万,成本不到10%

这两人拿着这些硬币,在悉尼各地的ATM套现,然后把钱存入几个不同的银行账户汇往海外。

根据澳洲货币政策,这些破损硬币已经不属于可以流通的法定货币。

经过进一步调查后,警方本周三持搜查令,在悉尼唐人街和Strathfield分别逮捕了两人。

其中王思佳还是学生签证身份,但有着多个用于存款的银行账户。

收入极低却有钱买房?悉尼PR华男带留学女洗钱一百多万,成本不到10%

警方打击有组织犯罪小组指挥官Peter·Faux表示,这两人通过转战多个ATM的方式来躲避侦查,每天都能获取不同额度的现金。

他说:“这个两人团伙的行为证明,境外犯罪集团正在通过各种狡猾的手段渗透澳洲,从金融体系中获利。”

王思佳本周四在Downing Centre地方法院受审,同样被拒绝保释。

澳洲皇家铸币厂从2004年起就已经禁止破损货币的流通,任何严重破损的货币都不属于可流通的法定货币,只能按照残余价值回收,大约相当于9.74澳币一公斤,这意味着重量9克的1澳币,残余价值还不到9 cents。

这意味着两人洗钱的成本可能不到10%。

这些破损货币往往被严密安保并送往专门的硬币回收厂,全球最大的币胚厂家位于韩国首尔,但在中国和印度也有大厂分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