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医学院员工偷卖尸体,带人现场挑货,600美金买人脸,做娃娃和收藏品??

(本文部分图片略惊悚,请谨慎观看)

本文部分图片略惊悚,请谨慎观看)

本文部分图片略惊悚,请谨慎观看)

图中这位男子名叫Cedric Lodge,今年55岁,自1995年起就在哈佛工作,是哈佛医学院太平间的经理。

哈佛医学院员工偷卖尸体,带人现场挑货,600美金买人脸,做娃娃和收藏品??

然而本周三公开的一份联邦法院起诉书却显示,过去的几年里,Lodge一直在伙同他人暗中盗取校内遗体的大脑、皮肤以及脸部等部位,进行非法贩卖。

目前已知,这些人体组织有的被制成了“藏品”,还有的被做成了恐怖娃娃。

如此令人发指的行径立马在社会上引起了轩然大波……

哈佛医学院员工偷卖尸体,带人现场挑货,600美金买人脸,做娃娃和收藏品??

作为在职多年的老员工,Lodge拥有自由出入太平间的权限。

此前从未有人想过,他频繁往返于此不只是为了工作,而是忙着将遗体偷偷转卖出去。

有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人会在死后将遗体捐赠到哈佛医学院,用于医学研究和教育。

而他们,就成了Lodge的目标……

哈佛医学院员工偷卖尸体,带人现场挑货,600美金买人脸,做娃娃和收藏品??

Lodge的妻子Denise是他最大的同伙之一。

平时,Lodge会将遗体解剖后,把人头、人皮以及人骨等部位偷偷运回位于新罕布什尔州戈夫斯敦的家里,再借由网络出售。而妻子则会帮他给客户发货。

发货的方式很不可思议,有时会直接用邮政运输,竟也离奇地从未被发现过。

还有些时候,Lodge会猖狂地把“买家”直接带进太平间,让他们现场挑选喜欢的人体部位进行交易。

这一做法就仿佛菜市场挑菜,对生命没有丝毫敬畏之心。

可气的是,从2018年到2022年8月,这群丧心病狂之人屡屡得手。

哈佛医学院员工偷卖尸体,带人现场挑货,600美金买人脸,做娃娃和收藏品??

(妻子Denise)

到后来,这些买家甚至还会各自发展下线,由此形成了一个以Lodge为源头供应商的全国遗体贩运网络。

其中,主要的二级供应节点包括两个人:Joshua TaylorKatrina MacLean

Joshua Taylor是Lodge的忠实客户,住在宾夕法尼亚州。

他曾多次随Lodge前往哈佛医学院现场“挑货”,等尸体顺利运回家后,便用网络等方式寻找其他买家转手卖出。

很快,他就成了这一非法市场的重要二级商贩。

哈佛医学院员工偷卖尸体,带人现场挑货,600美金买人脸,做娃娃和收藏品??

另一位Katrina MacLean来自马萨诸塞州,也是Lodge的稳定客源,不过行径更加可怕。

哈佛医学院员工偷卖尸体,带人现场挑货,600美金买人脸,做娃娃和收藏品??

MacLean2018年起开始经营一家名为“Kat’s Creepy Creations”的店铺,主打商品令人毛骨悚然 —— “用人体制作的恐怖娃娃”。

哈佛医学院员工偷卖尸体,带人现场挑货,600美金买人脸,做娃娃和收藏品??

这些娃娃的模样大多为小丑杀手、恶魔,僵尸以及鬼魂,而制作它们所用到的“人体材料”就是从Lodge那里购来的。

MacLean对此也没有丝毫避讳,总在社交平台上大肆宣传自己的娃娃有“真人尸首”。

哈佛医学院员工偷卖尸体,带人现场挑货,600美金买人脸,做娃娃和收藏品??

目前警方尚不清楚她总共在多少娃娃中使用了人体部位。

她曾花600美元(约人民币4300块)在Lodge那里购买了两张人脸皮肤,雇人晒成皮革后用在了娃娃身上。

20202月,她还发布过一个以杀人小丑为主题的娃娃。娃娃手上夹着一个类似头骨的物件。MacLean在配文这样写道:“没错,那是一个真人头骨。”

很难想象,捐献者的家属知道家人死后被制成玩物,该是何等愤怒……

而毫无人性的MacLean除了买尸体做娃娃外,也公然开展起了售卖人体的业务。

她把从Lodge那里得来的人体部位二次倒卖,还在网上喊话:“如果你想购买人骨,请联系我!”

渐渐地,MacLean也发展出了稳定的“购尸”客户,客源遍布全美多个州。

其中就包括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的人体改造爱好者,也是这整个贩卖网络中的第三级商贩 —— Jeremy Pauley

哈佛医学院员工偷卖尸体,带人现场挑货,600美金买人脸,做娃娃和收藏品??

Pauley是一个重度尸体爱好者。

他家的地下室里放置着好几桶人体残骸。包括人脑、心脏、肝,肺以及儿童的下颌骨等等。

哈佛医学院员工偷卖尸体,带人现场挑货,600美金买人脸,做娃娃和收藏品??

包括MacLean在内,Pauley有多个人体购买渠道,而购得的尸体部位都被他精心收藏了起来。

Pauley得意洋洋地形容自己为“收藏家”和“人类鲜血艺术家”,并在社交平台上狂晒照片,对死者全无尊重。

哈佛医学院员工偷卖尸体,带人现场挑货,600美金买人脸,做娃娃和收藏品??

他经常从MacLean那里购入尸体,转账记录有8800美元(约人民币62713元)。一来二去熟了之后,还慢慢成了MacLean的帮手,按要求帮她处理尸体。

前文提到的用来制作娃娃的人脸皮革,就是他的手笔。

哈佛医学院员工偷卖尸体,带人现场挑货,600美金买人脸,做娃娃和收藏品??

和上面提到的所有人一样,除了收藏和改造外,Pauley同样也经营着尸体贩卖“业务”,成了这整个售卖网络中的第三级节点。

而他其中一位重要的客户,来自明尼苏达州,名叫Matthew Lampi

哈佛医学院员工偷卖尸体,带人现场挑货,600美金买人脸,做娃娃和收藏品??

与其说是客户,不如说是互相交易。Matthew也和Pauley一样涉嫌卖尸。

两人已经互通“货物”很久了,在线支付流水超过了十万美元(约人民币71万元)。但具体的交易细节还要等待进一步的调查。

哈佛医学院员工偷卖尸体,带人现场挑货,600美金买人脸,做娃娃和收藏品??

根据媒体的报道,此次哈佛太平间偷尸案主要牵扯出来的就是这六个人:Lodge夫妇,Joshua,Maclean,Pauley以及Mathew。他们现在面临着不同指控。

随着案情不断深入,也不排除后续可能会追踪出更多参与者。

哈佛医学院员工偷卖尸体,带人现场挑货,600美金买人脸,做娃娃和收藏品??

这条新闻爆出后,立马在社会上引发了众怒。

在美国,每年大约有两万人无私地将自己的遗体捐献给科学,期望能为医学研究和教育做出一些贡献。

可现在却被告知,他们的“下场”是在黑市中流通,被剥皮削骨、制成娃娃、沦为他人的“收藏品”。

哈佛医学院员工偷卖尸体,带人现场挑货,600美金买人脸,做娃娃和收藏品??

陆续有被害者家属出面谴责了这一罪行。

其中一位受害者名叫Christine Eppich,在2021年时因胰腺癌不幸离世。

她在死前就做好了决定,要将自己的身体捐献给哈佛大学做研究,希望能为人类攻破胰腺癌及其他疾病做出贡献。

家属们赞同了她的提议,一致认为交给哈佛很放心,也从未想过有人会用他人的遗体牟利。

结果现在却得知,Christine也可能沦为这起盗窃案的受害者。

一片好心落得如此下场,Christine的侄女对此的评价只有两个字:“恶心”。

哈佛医学院员工偷卖尸体,带人现场挑货,600美金买人脸,做娃娃和收藏品??

同样的遭遇还发生在女子Amy Dasch身上。

她的丈夫Jim在61岁时因癌症去世,临终愿望就是把自己的遗体捐献给哈佛医学院做研究。可如今他的身体却被盗走贩卖,Amy对此悲痛欲绝。

她仍旧尊重丈夫的选择,但希望哈佛能因此改变管理捐赠遗体的方式。

哈佛医学院员工偷卖尸体,带人现场挑货,600美金买人脸,做娃娃和收藏品??

还有一位受害者名叫Nicholas Pichowicz,生前是一名副警长,于2019年去世。

他早就计划死后把自己的遗体贡献给科学研究,可如今却惨遭切割、进入黑市。

他的女儿Paula Peltonovich得知此事后含泪表示“无法想象”、“恶心到想吐”。

令她感到担心的是,母亲于今年3月去世后也做了遗体捐赠,目前还不知道是否依旧被哈佛保留着。Paula现在只想赶紧“接”母亲回来。

哈佛医学院员工偷卖尸体,带人现场挑货,600美金买人脸,做娃娃和收藏品??

由于此案实在太过恶劣,上个月6号,哈佛医学院已经终止了Lodge的太平间经理一职。

三天前,哈佛医学院院长George Q. Daley和教育院长Edward M. Hunder又发布了一则联合声明,正式对此事作出回应:

“我们震惊地获知,这样一起令人不安的事件竟发生在我们的校园 —— 一个致力于为他人带来治愈与提供服务的地方。此次事件不仅是对哈佛医学院的背叛,更重要的是还背弃了遗体捐献者的意愿,每位捐赠者通过解剖捐献项目无私地向哈佛医学院捐献了遗体,正是为了助力医学教育和研究……对于这一消息给捐献者家庭及其亲人带来的痛苦,我们深感抱歉。哈佛医学院承诺,在这一沉痛时刻会与他们共度难关……”

校方随后承诺会改善遗体捐赠环节,并表示没有其他校内员工面临指控或涉嫌不当行为。

哈佛医学院员工偷卖尸体,带人现场挑货,600美金买人脸,做娃娃和收藏品??

目前Lodge等人的判决还未定。

以“共谋”和“跨州运输盗窃物品”这两项罪名,他们最高可能面临15年监禁。

哈佛医学院员工偷卖尸体,带人现场挑货,600美金买人脸,做娃娃和收藏品??

尸体盗窃案其实不是第一次发生。只是民众无法想象,这种事竟会发生在哈佛这种承载着信任的世界一流学府。

此案充分证明了,遗体捐献机制背后存在着太多的监管漏洞。

涉案人员自然应该得到惩罚,可这些漏洞才是真正的源头。如果迟迟不去弥补,盗尸案就不会是最后一次发生。

给予捐献者足够的尊重与权益保护,杜绝亵渎遗体和牟利等行为,理应成为捐献机制中的首要一环。

那些勇敢为医学献身的人们,不应该成为受害者……

ref:

https://www.independent.co.uk/news/world/americas/crime/harvard-medical-school-morgue-manager-body-parts-b2358686.html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12195617/Harvard-Medical-School-morgue-manager-stole-heads-brains-skin-bones-donated-bodies.html

——————–

脑洞存放局:。。。。。。这是21世纪吗

 

土星冲浪手诶:新冠疫情爆发初期,东南亚等地一整个房间的床上都是被退货的婴儿“商品”。俄乌战争,澳洲人非常着急,因为他们付钱找的孕母,几乎都是来自于乌克兰。从胚胎到年轻力壮的妇女,到已逝者的尸体,凌驾于人权之上,将伦理道德抛诸脑后。人可以成为待售的商品,剥削可以成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交易。

 

早睡晚起懒羊羊:。[裂开]活着被压榨 死了也躲不过 你们老美说好的宗教信仰呢  不怕上帝了

 

改个昵称能不能欧:我这看过不少恐怖片的都感觉毛骨悚然,自觉背诵  富强  文明  和谐

 

举球不定:每当这种时候,就觉得那些厉鬼复仇的事情是真的比较好

 

OkazakiFragment:两百年前把尸体卖进医学院,两百年后又从医学院偷尸体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