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拿我做‘实验’!”澳华裔老汉术后并发症,尿血还丧失性功能!批院方存责,“百分百手术失败!”

65岁的悉尼华人刘先生年初看诊,至今仍深陷术后并发症的痛苦和焦躁之中。

在医院“三进三出”的他不仅未能恢复健康,更自觉比以前情况恶化。除了尿血和疼痛,他甚至因此丧失了性功能。

“医院不负责任,拿我身体做‘实验’。”他愤怒地向记者表示,“手术是百分百失败的!”

“小便好像撒了把盐一样”

年初开始,刘先生感觉小便困难。他前往Concord区一家公立医院检查,确诊为前列腺增生,3月做了手术。

他告诉今日澳洲App记者,主刀医生查房时告知手术非常顺利,3日后可拔掉导尿管出院。但出院当天的“拔管”经历却让他难以忍受,“疼得要命,而且一点都尿不出来。”

就这样,刘又重新被插上导尿管且留院观察,次日恢复情况依然欠佳。“刀口还是疼,小便好像撒了把盐一样”。

“医院拿我做‘实验’!”澳华裔老汉术后并发症,尿血还丧失性功能!批院方存责,“百分百手术失败!”

刘先生被诊断出前列腺肥大(图片来源:供图)

出院数日后情况开始恶化,高烧不止到40度。“我以为是感冒,女儿说可能是手术感染。”

不得已,刘先生随后再度入院,确诊为伤口感染并住院4天接受治疗,然而这一连串的遭遇还没结束。

退烧回家没几日,他又发现尿血明显,惊慌之下第三度入院,“医生给我用了止血药和抗生素。”

“手术是百分百失败的”

刘先生认为,之所以不断反复恶化,缘于医院在处理时存在疏忽,护士护理不够细心

他告诉记者,“抽血块护士动作粗暴,弄得我很痛;没经过我允许带来4个实习生(旁观),让我觉得很尴尬;输液时几次忘记最后给拧小,护士特别马虎。”

“医院不负责任,拿我身体做‘实验’。”他对此愤怒不已。

“医院拿我做‘实验’!”澳华裔老汉术后并发症,尿血还丧失性功能!批院方存责,“百分百手术失败!”

刘先生称依然尿血(图片来源:供图)

不仅如此,他并未如期在3个月后康复。“到现在4个月了,小便更加困难,还尿血,而且我没有了性功能。”他因此感到焦虑。

他希望把本次糟心的就医经历分享出来,并计划投诉主刀医生和护士。

他认为,“我现在的情况比手术前还差得多,手术是百分百失败的。”

“我现在都怕了再看医生”

针对此事,今日澳洲App记者联系了该间医院。不过,泌尿科护士仅表示,病人手术出院后出现并发症,可先跟GP联系,初步诊断后如需要可再次入院。

有着10年从业经验的墨尔本东南区全科医生张勇告诉记者,尿血和丧失性功能是非常常见的泌尿外科前列腺手术并发症。

他建议病人先和主刀医生沟通,再决定是否递交投诉。

“医院拿我做‘实验’!”澳华裔老汉术后并发症,尿血还丧失性功能!批院方存责,“百分百手术失败!”

记者查知,莫那什大学初级保健学院副教授杨辉博士早先曾通过澳媒指出,“医患双方的观点出现不一致的时候,医生的解释应该是非常详细和认真的。而且非常重要的就是,病人的建议和医生的解释都是记录在病历里面的。”

他也曾提及针对医院的3个投诉渠道:首先是各个医院的投诉委员会,投诉内容主要是针对医疗服务的轻微不满,比如医护态度不好、技术不好等;

其次为医疗服务投诉委员会(Healthcare Commissioner),投诉受理官员接到报告后会进行调查,然后给出结论;最后是法院。法院会按照法律程序做,不过仍然是以调查和调解作为首要的步骤。

“医院拿我做‘实验’!”澳华裔老汉术后并发症,尿血还丧失性功能!批院方存责,“百分百手术失败!”

杨辉博士还表示,“寻求医院或者是医护的直接经济赔偿,在很多国家是行不通的。澳洲所有的医生、医疗机构都有医疗责任险,即便出了医疗事故,也是由保险公司赔偿。”

“我现在都怕了再看医生。”刘先生告诉记者,经历给自己留下了心理阴影。他已跟家庭医生预约好再次问诊,希望能尽快恢复健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