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一个人过!”澳洲华人回国相亲成趋势,““比在澳洲,可选择余地大得多”(组图)

张爱玲说,“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

但在澳洲,不是谁都能“赶得上”。圈子小、工作忙,现实轻易打败爱情。

疫情结束后,不少华人再次实践“回国相亲”。

有人一锤定音,也有些却反而觉得愈发格格不入了。

“比在澳洲,可选择余地大得多”

尽管父母不断“试探”鼓励,在新冠疫情的3年里,32岁的悉尼华人Ben一直形单影只。

多年“空窗期”的他“并不想一个人过”,但诺大一个澳洲,却找不到另一个她。

“圈子小,平时交往多的也就同事和室友。一个人当然孤单不好受,每个人都知道那种滋味。”

此外,“我这个岁数的朋友,大部分都结婚有小孩了,我是家里独子,父母能不着急吗?”

截屏2023-07-10 下午5.36.47.png,18

Ben在国内寻到另一半(应要求,面部模糊处理)(图片来源:供图)

家人把目光投向了国内的精英女性。随着今年中国全面放开,澳中航班日渐恢复正常,他3月份的回国之旅终于得以成行。

到家第一周,父母就为其安排了3场相亲。“都是父母筛选过的,他们比较看重家庭、学历和工作。”

几番体验下来,Ben留意到,他所接触的澳中两地女生颇有不同。

“在国内,相亲女孩的年龄普遍比我在澳洲接触的小。”

此外,“工作也都不错,有大学老师、体制内的,甚至也有从其他国家留学回去的,比起在澳洲,可选择的余地大得多。”

一个月后,Ben跟其中一个大学留校的老师确立了恋爱关系。

“她不排斥来澳洲生活,要是走向下一步,就带她过来。”Ben开始构想未来。

“国人比较现实,我更看重价值观”

30岁的Elizabeth早先也回国了,奉父母之命在国内频繁相亲。

“在爸妈和亲戚眼里,我已经是个剩女了,”她无奈地说。

Elizabeth曾和澳洲本地的韩国男孩有过接触,但即便同为亚洲人,文化和语言差异也让她觉得感情无法再进一步。

她也谈过一个华人男友,3年后因对方回国发展而分手。她因此对找对象心存顾虑,“觉得麻烦,从认识、试探、确立关系,这一路不确定性太多。”

 

WechatIMG101.jpg,18

Elizabeth(图片来源:供图)

迈进30大关,她最终没在澳洲等到“如意郎君”。“有点挺不下去了,一个女孩始终在澳洲孤单一人,就算有PR,也没觉得稳定。”

年初回国探亲之际,她妥协参加了家人安排的一个个相亲局,但逐渐心生反感。

“家人先看准了男方的家世背景和工作,才安排我去见面。”她说,“我妈甚至给我介绍40多岁的。”

她也常被对方问及房子、收入,让她觉得太过直接。

“国内的人比较现实,我更看重价值观契合度。”她因此感觉格格不入。

尽管父母失望和担忧,但她无奈表示,“我不想凑合,说不定还不如单身。”

“我们这种人该算是loser吧?”

对自己的外型和体贴性格,34岁的墨尔本华人Luke原本挺自信。

他不排斥社交,甚至还有点如鱼得水。读书时跟女同学接触不少,也常常参加墨尔本的教会活动。遇到自己喜欢类型的华人女孩,他也能鼓起勇气攀谈,但都没能成功。

Luke还曾想过找个西人女友,最终发现“不现实”。兜兜转转在澳洲生活6年,他还是单身一人。

他伤心地表示,“我们这种人该算是loser吧?”

WechatIMG104.jpeg,18

在澳洲找不到女友的Luke(图片来源:供图)

对这个唯一的儿子,父母却没那么容易放弃,他们早就在国内四处托人,找好一个个待字闺中的姑娘。

“爸妈觉得我在澳洲(找对象)是大海捞针,在国内却是知根知底,有的放矢。”

今年上半年回国后,他在父母安排下相了几场。“见了面觉得都挺好的。开始有点说不到一块,生活环境不一样吧,但慢慢能聊起来。”

Luke对其中一个也曾去过英国留学的女孩颇有好感,不过,后续在生活规划上又产生了分歧。

“她家条件不错,目前不太想再‘润’到澳洲去了。”这意味着他可能要考虑回国定居。

Luke有点两难,思前想后,打算还是先在国内跟女孩交往一段时间再做决定。

他说,“如果现在回澳洲,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对象了。”

“回国相亲正成趋势,但不是主流”

新南威尔⼠⼤学中国与亚洲研究学⾼级讲师、同时也是婚恋问题专家的王盼博士表示,通过研究澳洲统计局1995年到2018年数据可知,约60%的在澳华人婚配双方都为中国大陆出生。

“所以,当下中国大陆新移民更倾向于选择同种族的‘另一半’。”

她认为,中国人讲究门当户对,以及在择偶时普遍呈现的“男高女低”的偏好,是在澳华人婚恋难的主要原因,至于细节却因人而异。

“(回国相亲)或许正在慢慢形成趋势,但不是主流。”相比而言,这种方式更受华人父母推崇,以此为孩子“把关”。

截屏2023-07-09 上午1.10.47.png,0

王盼博士(图片来源:供图)

王盼博士认为,归国的海外华人在中国婚恋市场上并无明显优势可言。国人“崇洋”心理减弱,以及价值观上的差异,都是海外华人不如早年“吃香”的原因。

另一方面,“国内90后、00后会被动或主动选择不婚不育,在这方面,在澳华人与国内年轻人是有契合度的。”

记者查知,中国民政部最新公报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结婚人数持续减少,初婚年龄不断推迟。2022年中国结婚人数创下了37年来的新低,近9年来结婚人数下降近50%。

澳媒早先报道,中国正在计划打造新时代婚育文化,以应对人口下降。包括启动适龄结婚、适龄生育、鼓励夫妻双方分担育儿责任、遏制高彩礼等陈旧习俗等诸多项目,以鼓励女性结婚生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