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us向部分用户支付赔偿金!承认没有全面断网应对方案,CEO拒赔所有用户(组图)

《澳洲金融评论报》报道称,Optus高管出席参议院调查会时承认,该公司从未考虑过如此规模的网络中断应对方案。此外,Optus的首席执行官还拒绝向所有用户进行赔偿。

Optus向部分用户支付赔偿金!承认没有全面断网应对方案,CEO拒赔所有用户(组图) - 1

Optus的首席执行官Kelly Bayer Rosmarin出席参议院调查会时,没有回应自己是否会因为此前的网络中断而辞职。

她首次透露,在大面积网络中断的14小时内,共有228个000电话未打通。

而Optus网络负责人Lambo Kanagaratnam则承认,该公司从未模拟过如此规模的网络中断。

Optus向部分用户支付赔偿金!承认没有全面断网应对方案,CEO拒赔所有用户(组图) - 2

Optus的首席执行官Kelly Bayer Rosmarin(图片来源:《澳洲金融评论报》)

Bayer Rosmarin表示,到目前为止已有8500名个人及企业客户联系Optus,要求就网络中断进行赔偿。而Optus已经开始向部分客户支付赔偿金。

但她表示,让Optus接受强制性赔偿将开创一个先例,可能会让包括电力供应商在内的企业,为停电事故进行赔偿。

尽管任内发生了两次重大危机,但Bayer Rosmarin没有直接回应是否正考虑辞职。

“我关注的是团队、客户和社区,我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

Optus向部分用户支付赔偿金!承认没有全面断网应对方案,CEO拒赔所有用户(组图) - 3

(图片来源:网络)

调查会开始前不久,Optus就11月8日凌晨4点05分开始的网络故障,给出了迄今为止最清晰的解释。

故障起因是,母公司新加坡电信(Singtel)的一个网络交换机(STiX)进行软件升级后,大约90个Cisco路由器(连接内部和外部网络)自行关闭,以避免信息过载。

Bayer Rosmarin表示,Singtel的确发声明称它没有造成Optus的网络中断。但这份声明是为了澄清媒体报道的误读。Singtel的软件更新触发了故障,但并不是根本原因。

“现实情况是,我们的网络本应妥善应对这一变化,但这一次却没有。”

绿党参议员Sarah Hanson-Young表示,Optus和Singtel对根本原因的解释似乎存在争议,“我们不知道该相信谁……有些人应该把事情搞清楚。”

Optus向部分用户支付赔偿金!承认没有全面断网应对方案,CEO拒赔所有用户(组图) - 4

(图片来源:网络)

Optus网络负责人Kanagaratnam承认,该公司从未就如此规模的网络中断进行过危机管理模拟。

他表示,系统内部的冗余水平让Optus相信,不太可能出现一瞬间所有网络连接全部中断的情况。

“我们确实在10月份进行过一次断网演习,但那不是针对网络的全面中断。”

“我们没有针对这种规模的断网制定计划,我认为这种中断是意料之外的。”

Optus向部分用户支付赔偿金!承认没有全面断网应对方案,CEO拒赔所有用户(组图) - 5

(图片来源:网络)

在调查会上,Bayer Rosmarin反驳了Optus应拿出一笔钱进行客户赔偿,并且应当为部分000电话未打通而接受罚款的说法。

她表示,Optus已经联系了所有试图拨打000电话的人,他们都没事。

参议员Hanson-Young指责她试图逃避责任,并“分摊责任”,“我认为你必须坦白事实,承担责任,道歉并接受处罚。”

Optus向部分用户支付赔偿金!承认没有全面断网应对方案,CEO拒赔所有用户(组图) - 6

(图片来源:网络)

Bayer Rosmarin则表示,要求Optus向所有客户支付断网赔偿,将为所有其他关键基础设施运营商(如能源供应商)树立先例。

目前,澳洲的关键基础设施运营商如果发生服务中断,是不用向用户赔偿的。

《澳洲金融评论报》报道称,截至目前已有8500名客户要求赔偿,索赔总额约43万澳元,Optus已支付3.6万澳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