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岁的杨丽萍,被扫黄了

64岁的杨丽萍,被扫黄了来源:国馆

作者麦克斯

各位小伙伴,
拜托大家一件事!
最近微信又双缀改版了,
如没有星标,
可能永远都看不到甜瓜的文章。
所以,恳求大家加一个“星标”
甜瓜不想和你们说再见!
☟☟

杨丽萍被扫黄了。

没开玩笑。

最近有网友分享了一组杨丽萍最新编排的舞剧《孔雀》的照片,不料照片里男舞者穿着肉色紧身打底裤的造型却盖住了精彩的演出,吸引了网友的全部目光。

大家纷纷表示对这个造型无法接受,评论区更是一片指责:低俗、妖里妖气、没有羞耻心……

他们不但将照片进行打码,还对杨丽萍隔空喊话:

杨丽萍,请穿上衣服再跳舞!

64岁的杨丽萍,被扫黄了

——这很难评,因为单看评论区你很难分辨出他们是在评论一个舞蹈家还是一个风俗业人员。

没有赞美,只有抵制,只有道德科普,网友们仿佛在进行一次大型的网络扫黄和劝谏从良行动。

就是说,杨丽萍被扫黄,这大概是今年最好笑的笑话了。

 

01

我们先理性讨论一下这件事情:杨丽萍的新舞剧是否真的低俗了。

我们就单看争议最大的男舞者造型。

64岁的杨丽萍,被扫黄了

真的要说的话,网友的反对似乎也算有理有据:不雅观,该穿着还是要穿着的,毕竟我们不是原始人!孔雀也不是秃毛鸡。

但是,这个抗议也只是看起来有理有据罢了,根本禁不住推敲。

64岁的杨丽萍,被扫黄了

孔雀的确不是秃毛鸡,它应当有着鲜亮的羽毛,所以男舞者按理来说应该有着华丽的衣裙。

可是,在舞剧中此处的情节是男舞者饰演的这只孔雀为了换取雌孔雀的自由献出了自身的羽毛。

他之所以赤裸,是因为他是一只失去了羽毛的孔雀。

在这里放上杨丽萍的解释可能会更具体一些。

她解释说:我们都是赤裸裸地来,也是赤裸裸地走,男孔雀在最后一刻把最美丽的羽毛奉献出去,以此让女孔雀获得自由。这段舞蹈,羽毛在天上飞,一根根羽毛都脱落,男孔雀还原到了生命初始的样子。

64岁的杨丽萍,被扫黄了

她把男舞者的赤裸分为两个维度。

第一个维度上,献祭自己的羽毛换取爱人的自由,这是讲述爱情;

第二个维度上,羽毛根根脱落回归生命本真模样,这是讲述人生;

她用这段舞蹈,既跳出了宁为牺牲的热恋,又舞出了纯洁无暇的灵魂。

可惜这一切落到其他人眼里,只剩两字:

低俗。

他们看不到她要表达的,他们看到的只有近似赤裸的身体,和两个交缠的异性。

64岁的杨丽萍,被扫黄了

所以回到开头的话题,杨丽萍的新舞剧低俗吗?

我可以确切地给出答案:绝不。

这不是一个低俗的舞剧,正如那也不是一只色情的孔雀。

那这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舞剧?

这里我同样也可以给出回答。

这是一只悲哀的舞剧。舞剧里的孔雀在悲鸣,因为他的羽毛正在一根根脱落,而舞剧外的孔雀同样在悲鸣,因为他被一桶桶污水当头淋下,他被一群谩骂、被攻击、被喝止。

他遭受这一切的原因仅仅一个:

舞台上的人在诠释“美”,屏幕外的人在看“性”。

屏幕外的人不理解舞台上的人,所以他们要毁灭他。

02

事实上,早在去年就已经有过一次相同的风波,同样是孔雀舞,同样是被观众直指低俗。

不被理解仿佛是孔雀的宿命,也是杨丽萍的宿命。

64岁的杨丽萍,被扫黄了

在杨丽萍的孔雀舞一鸣惊人之前,她就是个不被理解的异类。

1980年,杨丽萍从西双版纳歌舞团调到了北京。

在云南小有名气的她在这里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挫折。

这里对舞蹈演员们的要求就是统一跳着芭蕾,跳着整齐划一的动作。

至于杨丽萍和她那引以为傲的孔雀舞,什么也不是。

她甚至被其他人称为野妞,只因为她与周围人格格不入的练舞行径:留起长长指甲、模仿孔雀的姿态,一个人自己在仓库练习……

团里对她也有意见,不但断了她的舞蹈服还断了她每个月的补贴。

但杨丽萍只管练自己的舞蹈,她的目标是全国舞蹈大赛。

64岁的杨丽萍,被扫黄了

1986年,《雀之灵》正式诞生。

杨丽萍对自己的作品充满期待,可领导的话却像一盆冰水浇透了她的热情:我是不会把你这种野妞的舞蹈放进去的。

于是,全国舞蹈大赛那天,准备许久的杨丽萍却因为没有单位推荐连门都进不去,她当场崩溃大哭。

幸而有工作人员在休息时间把她的作品播给领导看,就这样,杨丽萍拿了一等奖,野妞转身成为孔雀公主,然后闻名全国。

64岁的杨丽萍,被扫黄了

她走入央视登上春晚,她走出国门成为全世界的孔雀公主。

但是,当掌声和鲜花蜂拥而至,她依旧是个异类。

她那长长的指甲依旧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大家乐此不疲地讨论她究竟是如何上厕所的。

她为了事业放弃了婚姻和生育也成为焦点。

热心人告诫她女人一生最重要的就是家庭和孩子;

64岁的杨丽萍,被扫黄了

她为了控制身材所形成的饮食习惯也引发了热议。

一张她吃花瓣的图片直接引来了网友的大肆讨伐;

她成了不健康生活的样板,成了冷嘲热讽的靶子,甚至连造谣也随之而来,有人说她为了显瘦摘下来6根肋骨。

要知道,人总共才24根肋骨,去掉6根别说跳舞,就是行动都成问题。但尽管杨丽萍做了否认,可比起澄清,谣言传得更快,真的有人相信她少了6根肋骨。

64岁的杨丽萍,被扫黄了

所以再到如今,只因为男舞者的衣着,杨丽萍就被口诛笔伐,被扫黄,一路看下来后会觉得这次风波的发生似乎也不奇怪。

毕竟,不被理解的第一步就是排斥,而走到最后就是毁灭。

不理解你,所以毁掉你,从来如此,不算出奇。

杨丽萍不会是第一个,也一定不是最后一个。

 

03

但是从来如此,就对吗?

说一句话是很简单的,上下嘴皮子一碰,那些真的假的、好的坏的、暖心的伤人的话就都出来了。

而在网络发达的如今,说话不仅变得简单还变得高效,一根网线就可以把说的话传递到天南地北的角角落落。

64岁的杨丽萍,被扫黄了

然后我们就看到了这些:

呼吁考生不要报考新闻学的张雪峰老师在网络上被疯狂开炮。

他们骂张雪峰:害人不浅、误导大众。

在“一人犯罪影响子女考公”话题里提出“无罪不罚”底线的罗翔同样成为众矢之的。

他们嘲讽罗翔为:罗圣。

甚至于:

那个在儿子在学习意外死去的武汉妈妈只是因为穿着得体,就招致来无端猜忌,最后导致跳楼自杀。

那个在爷爷病床前晒出录取通知书的女学生只是因为染上一头粉色的头发,同样招致疯狂网暴,最后也是用自杀来画上句号。

他们被攻击只是因为给出了建议、说出了观点,甚至有的只是穿上得体的衣服或者染了自己喜欢的颜色。

但别人不理解,所以想要毁灭他们。

64岁的杨丽萍,被扫黄了

我说这些,不是说“不理解”是错误的。

真的要说,不理解是这个世界上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毕竟现在这个世界,吃甜粽子的跟吃咸粽子的都能打一架。

我们不理解的事情太多了。

但问题是,吃咸粽子的人顶多不吃甜粽子,而不是要让全世界的甜粽子消失。

所以,可以不理解,因为我们都是不一样的人。

但不能因为不理解就要去摧毁,因为我们都是人。

那么最后再回到杨丽萍舞剧这个话题上,我想说的是:哪怕真的看不懂这个舞蹈,我也不会去口出恶言。

一个是我尊重艺术。

一个是当我面对不理解的东西,我就会闭嘴。

64岁的杨丽萍,被扫黄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