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胀“归零”,耶伦访华未能完成KPI,澳洲路在何方?

周一上午,一则数据的出炉引发了全球主要股市的下跌,这则数据就是中国6月消费者物价指数(CPI)
在经历了长达5个月的持续走低后,中国通货膨胀率在6月出现了零增长,而用于衡量供给侧的批发物价指数(Producer Price Index)更是从前值的-4.6%进一步下跌,达到-5.4%的历史罕见水平

中国通胀“归零”,耶伦访华未能完成KPI,澳洲路在何方?

至此,悲观情绪引发了国际资本市场对中国可能出现通货紧缩的恐慌,而美元兑人民币(USDCNH)在冲破7大关之后,继续上行。
被期货市场用于间接交易中国市场的澳元,甚至澳股大盘,也进一步下跌。
那么什么是通货紧缩?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在西方国家普遍面临高通胀的今天出现通货紧缩,到底意味着什么?近期的布林肯和耶伦访华,对于澳大利亚来说,又有什么契机呢?
首先,我们来看通货紧缩
通货紧缩(deflation),其实就是通货膨胀的孪生兄弟,只不过通货紧缩造成的是商品和服务价格的下降,与通货膨胀恰恰相反。

中国通胀“归零”,耶伦访华未能完成KPI,澳洲路在何方?

中国6月通货膨胀率,数据来源:TE/NBS
造成通货膨胀的,是市场中货币和信贷的大量增加,比如2008全球金融危机,以及2020新冠危机之下,以美联储为首的西方央行通过量化宽松政策(QE)释放了大量货币,在市场中商品和服务数量不增加的情况下,货币的价值就出现下降,而商品和服务的价格也相应上升。
高物价,就是高通胀的最大弊端。
当然,其他类型的刺激政策,在刺激经济的过程中,也可能会引发物价上涨,比如全球金融危机期间,中国豪掷的4万亿人民币刺激计划,不仅起到了拯救全球经济的关键作用,也造就了当时澳洲的铁矿石盛世。
相反,造成通货紧缩的,正好就是市场中货币和信贷的减少,造成消费者和企业减少消费,那么在商品和服务数量不变的情况下,物价就不断下降。
所以,低物价就是通货紧缩的最直观产物。
但是,通货紧缩带来的弊端并不少于从2022年开始席卷全球的通货膨胀。
表面上,物价下跌造福了消费者,但实际上,消费者和企业的消费减少恰恰就是通货紧缩的诱因。当物价不断走低,企业的生产和投资也会相应减少,最终形成一个负面循环。

中国通胀“归零”,耶伦访华未能完成KPI,澳洲路在何方?

那么,造成目前中国通货紧缩的原因有哪些呢?
大致来说,主要有消费者信心低迷(消费减少)、中美经济竞赛持久化,以及地方债务水平(城投公司话题)
第一个和第三个,主要是经济体内部因素,而第二个,则主要是外界因素。
抛开内部因素不谈,外部因素带来的影响其实更加明显。
包括苹果、耐克、高通、三星、沃尔沃在内的许多外资品牌,不断将生产线从中国外迁至东南亚,而高工艺的芯片制造相关产业,则流入了日本和韩国。
蛋糕一共就这么大,你多我就少,你少我就多。
以日本为例,日本经济泡沫在90年代爆裂之后,其股市也从37,276点惨遭膝斩,暴跌至8,500点。此后,日本经历了长达30年的低增长,但终于在今年“起死回生”——通货膨胀、房价、工资水平,还有日经225股指,都创下来数十年未见的最高水平。

中国通胀“归零”,耶伦访华未能完成KPI,澳洲路在何方?

中国通胀“归零”,耶伦访华未能完成KPI,澳洲路在何方?

日经225指数创33年新高,数据来源:MarketWatch
如果仔细拆分日本的经济结构,就不难发现和目前中国经济的高度相似之处——最大贸易伙伴都是美国,而出口量最大的商品都包括集成电路(integrated circuit)、电脑(computers)、半导体(semiconductor)等电子产品。

中国通胀“归零”,耶伦访华未能完成KPI,澳洲路在何方?

中国出口商品大类一览

中国通胀“归零”,耶伦访华未能完成KPI,澳洲路在何方?

日本出口商品大类一览
在日本股市创下33年新高的同时,还有最近在广岛召开的7国峰会(G7)。
所以,外界因素对中国经济造成的影响不可小觑
另外,中美之间的竞赛已经从特朗普时期的一刀切(全面脱钩,decoupling),变成了现在更为理智的经济竞赛(de-risking)——各种对中国施加的贸易壁垒,也导致美国的通货膨胀降温难度大增,而代价就是美联储必须在更短时间内将利率拉升至更高位,由此产生的美国经济损耗,甚至3月初的硅谷银行暴雷事件,都是美国政府不愿意看到的。
保持稳定的竞赛关系,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大量的美国国债,由谁来买?
自从2018年中美关系恶化以来,中国就开始迅速减持美国国债。美国财政部数据显示,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总量从2018年的1.2万亿美元,迅速下滑到了目前的8,500亿美元,5年间一共减持高达41.6%。

中国通胀“归零”,耶伦访华未能完成KPI,澳洲路在何方?

中国减持美债总量一览,数据来源:美国财务部
虽然日本、英国以及欧洲各国仍然持有大量美债,但是缺少了中国这个巨大的买家,美国的经济,特别是在海外的低成本融资优势,就大打折扣。
更关键的是,在美国通货膨胀已经加速降温,并不断接近美联储制定的2%目标时(目前预测通胀将在6月降温至3.1%,今晚澳洲东岸时间22:30出炉),市场对美国未来的利率预期已经几乎见顶。
如果通胀已经正常化,那何必继续加息呢?
利率预期见顶的结果非常直观:包括全球各大主权基金、养老基金等市场大资金,在对美国国债等固定利率资产进行投资时,就必须三思——如果国债收益率跟随利率一起下降,那么是不是该把资金投入其他国家呢?

中国通胀“归零”,耶伦访华未能完成KPI,澳洲路在何方?

纽约时报(NYP)描述耶伦三鞠躬为“奇耻大辱”
美国3个月期到2年期国债收益率,已经从5%的高位不断降落。
这也很可能就是为什么美国财政部长(前美联储主席)耶伦在近日访华时表现得“毕恭毕敬”(三鞠躬)——要不您买二百斤美债吧?
只可惜耶伦在中国很可能没有完成KPI,回到美国后又被共和党政客大骂“怂包”。
在未来更多的不确定性中,澳洲对中国仍然存在的高度依赖性,或将成为澳元和澳洲资源出口型行业的阻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