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万留学生涌入悉尼抢夺房源 新州政府要求大学负责安置

新州政府希望大学在安置留学生方面承担更多责任,因为悉尼正准备迎接数以万计的留学生回归面授学习。

在新州大学就读的留学生超过2.8万人,但从周六开始,教育机构必须亲自提供至少三分之二的课程内容,结束新冠时代的远程学习。

这些留学生的到来,恰逢学生签证重新引入工作时间上限,这将使许多人在住房市场失去机会。

3万留学生涌入悉尼抢夺房源 新州政府要求大学负责安置

悉尼正经历着一代人以来最严重的住房危机,空置率仅为1.1%,公寓租金价格的增长速度是工资的六倍。

政府、市府、住宿供应商和学生宣传机构都相互指责,认为其他机构未能在留学生潮到来之前提供平价住宿。

新州住房厅长杰克逊(Rose Jackson)说,虽然住房是一项共同的责任,但大学需要承担部分责任。

但澳洲大学联盟(Universities Australia)的首席执行官杰克逊(Catriona Jackson)说,学生在抵达澳洲之前就已经获得了关于住宿选择的信息以及其他各种支持服务。

3万留学生涌入悉尼抢夺房源 新州政府要求大学负责安置

在大流行期间,澳洲高校出售了价值数千万澳元的住宿资产,私人拥有的专用学生住房也在增加。

Redfern法律中心高级律师斯蒂姆森(Sean Stimson)说,悉尼的住房短缺导致一些私人供应商的租金价格大幅上涨。他说:“留学生的选择比较少,由于缺乏支持机制和围绕学生费用的合同义务,留学生除了支付这些高价外,几乎没有选择。”

悉尼科技大学(UTS)将其三分之一的住宿设施,包括三栋有428个床位的建筑卖给了私人供应商Scape,然而后者的租金比大学高出15-20%。

从孟加拉国来到这里学习工程的麦觉理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学生侯塞因(Rafiul Hossain)说,大多数留学生承受不起这样的价格,结果就是他们容易受到剥削。他说:“如果你想自力更生,不向家人寻求资助,甚至还想寄钱回家,那是不可能的。”

上周,当地议员和新南威尔士大学的学生联合反对在Randwick新建一栋专门的学生宿舍楼,理由是拟定的租金价格是学生们无法承受的。

Iglu计划为新南威尔士大学开发一栋有1100套宿舍的大楼。周租为650澳元,但其中只有14间宿舍可供身障人士使用。

新州租户联盟负责人帕特森-罗斯(Leo Patterson Ross)说,政府必须承认他们对抵澳留学生负有责任,而大学在打出招生广告时,也必须真实描述澳洲的留学生活。

3万留学生涌入悉尼抢夺房源 新州政府要求大学负责安置

他还指出,对于专门建造的学生宿舍来说,“利用供应短缺来赚钱令人不齿”。

但代表包括Iglu在内的专用学生住宿供应商的学生住宿委员会(Student Accommodation Council)的代理执行董事瑟森(Adina Cirson)为定价辩护,认为不应与一般私人出租房比较。因为学生宿舍的租金包括24小时支持、福利和安保服务,而且包括了Wi-Fi和洗衣设施,以及社交活动和公共空间。

联邦教育部长克莱尔(Jason Clare)说,政府欢迎留学生来澳洲学习和生活,但应该由各州和地区政府来规范住宿安排。他说:“我们正在与各州和领地政府密切合作,他们正在实施一系列战略,以支持留学生获得他们所需的适当和安全的住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